棉团团

=舒白
大概是一个温柔的人,祝你快乐
绑定文手♡清弥
微博 @空气冷感棉

七夕贺 配文@清弥minute
*可能有出入
——
我和士季刚从云霄飞车上下来。
地上散落着一群白色的鸽子,我碾着手心里的苏打饼干,把它们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然后窝在手心里等它们的小脑袋凑过来,啄食饼干屑。我有点不舒服,不是因为中暑,是因为刚才的云霄飞车,我都已经不记得它是如何冲刺翻转的,只记得满车尖叫声中夹着士季一个人的笑声,我猜他除了刺激,更多地是因为看到了除了他之外所有人——包括我——满脸惊恐的窘态而乐不可支。钟士季成了满车胆小鬼中唯一的一个勇士,而我闭紧嘴,努力忍耐胃里的一阵阵翻江倒海般的呕吐感。
下车之后,士季就说自己去买点东西,叫我一个人坐会儿。我在他走之后,自行在垃圾桶旁处理了一下胃里的不适,浑身虚脱地倒在游乐场的椅子上喂鸽子。
“喂,你吃不吃冰棍?”
士季回来坐在我旁边,手上拿着一根冰棍和一大堆气球外加两件衣服。他告诉我衣服是买气球的时候送的,但我记得我过来的时候看见路边正好有一家订做这种衣服的小店——打住,不能继续说了。我换了衣服,心怀感激地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冰棍,顿时感觉浑身一阵清凉,又打起了力气,可以去陪士季玩他一直想玩的摩天轮了。
我挺喜欢士季买的衣服,于是喊他一起来照合影。但他咬着冰棍,扭过头不看镜头。鸽子扑棱棱地从地上飞起来,从气球间穿梭而过——我想或许我需要给士季一个吻提醒他看镜头,而之后我也确实这样做了。
——
大家七夕快乐——♡♡♡
以后也要一起加油♡

评论(9)
热度(46)
©棉团团 | Powered by LOFTER